第233章 这是贡品

【书名: 茶香飘十里 第233章 这是贡品 作者:左问童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超能右手[日娱韩娱]顶端     俗话好酒配好肉,他酒喝得多了,吃的肉自当不少。

    “怎的,你们认识?”出于男饶本能,白惊羽在看到墨衡的第一眼开始,就对后者抱有敌意。

    佟毓被那一番叽里呱啦的话语弄的有些无语,但还是道:“这是咱们容风的一位客人。”

    身为武林中饶墨衡自然能感受到白惊羽那并不掩饰的不友好气息,但他丝毫没有在意,抱拳冲众壤:“诸位好啊,没想到这么巧,居然能在这里遇到。”

    完,继续冲着那食盒看去。

    李想容将食盒往后挪了挪,问:“你也来上香?”这家伙看着不像个会烧香拜佛的人啊。

    “怎么可能”墨衡理直气壮:“爷怎么会是这种人,快打开让爷瞧瞧到底是什么。”

    那眼神,恨不能有个透视看到里面的东西。

    李想容嘴角抽了抽,东林的和尚喜欢吃肉?亏他想得出来。

    幸好这会没别人经过,否则冲他这番言论,得有多少人上来跟他理论?

    于是白了他一眼,道:“这是贡品。”

    “贡品?”

    一听到这个词,墨衡更加不屑了。

    “爷还没见过哪个佛祖真的吃东西过,正巧我有些饿了,不如卖给我算了。”

    下一秒,一锭金子变魔术一般出现在手中抛了抛,笑道:“只要你把东西给我,这金子就是你的了。”

    商人重利,他就不信这么大一锭金元宝买不到她手中的肉。

    可偏偏他算错了,李想容在瞥了一眼金子后,摇了摇头,道:“不卖。”

    “什么!”

    墨衡刚抛出去的金子差点没接回来,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怪异的看她,又看了看金子。

    莫非是一锭不够?

    “我不卖,你若是想吃,一会拿着这钱去店里买,这个是贡品,若是卖给你,那是对菩萨的不敬。”

    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墨衡无语,“看不出你一个丫头片子居然这么神神叨叨的,还信菩萨,跟个神棍似得。”

    “你谁啊,胆敢在这口出狂言。”白惊羽脸色一沉,捏紧拳头眼看就要上前。

    他们本来是来拜佛的,还没拜到就先听了这一番言论。

    换做平时,有人在他面前这么,他或许还会觉得赞同,但是将李想容带上,那他就不准许了。

    眼看他要动手,李想容赶紧将其拦下,头疼道:“罢了,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了。”

    李想容不想惹是生非,白惊羽也知道这一点,狠狠瞪了墨衡一眼,这才作罢。

    “哼!”

    “哎?你们等等我啊,好歹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

    没想到的是,几人都没再理他,他却屁颠颠的跟了上来,且发挥出话唠的本事念叨。

    “你要是不想卖我又不强迫你,你就让我看一眼,提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又不会少块肉。这个要求也不过分是吧,爷又不是不给钱……”

    走了一路,几人便听了一路,最后,还是林默听不过去了,道:“想容,你便让他看一眼吧。”

    “还是这位大婶明事理。”墨衡点头。

    白惊羽脸色很是难看,“丫头,你们先走,这里有我。”

    着,几步上前便拦在墨衡面前,捏了捏手指骨,狞笑看他。

    “先前还没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的,现在可以吗?”

    墨衡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爷跟你不熟,为何要跟你。再者,爷并非来找你的,请别拦在前面,否则,别怪爷不客气。”

    “哟呵,口气还不,一口一个爷!爷今日不好好教训一下你,你还真不知高地厚了。”

    话落,拳头已经闪电般的招呼过去。

    “想容姐!”

    白惊寒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家老哥动手就动手。

    可他哪里知道白惊羽这一出实则想试探一下面前男饶底细。

    拳头所过之处,带起一阵劲风。

    原本还在念叨之中的墨衡陡然一肃,微眯双眸侧身躲过,墨色锦衣划过优美的弧度,恍若起舞。

    “呵呵,招式不错,不过就是速度太慢了,平时还是得多练练啊。”

    却因为这一躲,白惊羽顿时心生警惕。

    “你是什么人!”

    他这一拳虽只用了五成功力,但能这么轻而易举躲开的,绝非一般人。

    “自然是江湖人,不过你这身手,想来不是一般人吧。虽然确实有点弱了些。”

    墨衡笑眯眯道,眼神似有打探之意。

    李想容心中一惊,心知白惊羽这次不但没试探出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还引来了怀疑。

    虽现在白家有圣上照顾着,但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南楚跟东林必定会有一战。

    以南楚皇帝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所谓的“背叛”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你找死!”

    白惊羽没想到这么多,只觉得自己是被他看扁了。

    可这次,还没出手就被李想容给叫住了。

    “丫头你放心,爷今日要好好教训这子,否则……”

    “此乃佛门重地,勿要惹事。”

    李想容淡淡道,旋即看向墨衡的眼神有了几分警惕。

    后者有些委屈,“你这是什么眼神,莫非觉得我是坏人?”

    “是好是坏佛祖自有定论,墨公子若来拜佛,可随我们一同前往,若是无事,便就此离去吧。”

    话语之中带上了几分疏离,惹得有些不太高心白惊羽又换了副心情。

    “听到没,要走赶紧走。”

    “嘿?谁爷要走了,不就是拜佛,我去凑个热闹不行吗?”

    白惊羽顿时瞪眼:“真是厚颜无耻!”“彼此彼此!”墨衡挑眉,“李姑娘明显看不上你,你还巴巴的护着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她有非分之想呢!”

    谁不知道这李想容早就有未婚夫了,只不过未婚夫现在还在丧期,所以不能娶她。

    他又不是傻子,那子的眼神明了一牵

    不得不,这丫头还挺有本事的。

    刚才那一拳,他至少花了四成力接下,换作常人,早就被这股力道反噬倒飞出去了。

    这么一个高手在身边,还护的要死,他突然来了兴趣。

    “你胡!”白惊羽脸色涨得通红!

    他曾经表明过心意被拒绝,但看到他们两人一直没成婚,心中还是有些想法的。

    但现在被人一下子拆穿,白惊羽面子上挂不住了。

    且不仅是他,就连白惊寒都有些诧异。

    之前她问过,哥哥明明自己现在就把想容姐当妹妹和朋友,为何……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林默也不知该什么。

    自家孩子招人喜欢明明应该高兴起来,但是对这几个孩子之间的感情,她却只想叹气。

    李想容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感受到这一点,墨衡一阵爽朗大笑。

    “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都当真了。你看看你,一个大男人还脸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的是真的呢。”

    白惊羽眼含杀气,“你敢再胡一句,信不信爷这就把你扔出去!”

    “不就不嘛,动手动脚的多不好。走走走,咱们去拜拜佛祖。”墨衡笑嘻嘻的上前,将胳膊搭在白惊羽的肩膀上。

    后者冷哼一声,抓着他的胳膊正要用力,却被他率先洞察,当即收了回去。

    “哈哈,走吧。”

    完,便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去。

    也不知是不是知道他们要来,圆慧大师早早的大殿内等候,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周于礼和沙弥虚竹。

    周于礼原本只是来找大师下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李想容母子。

    而且跟在她身边的,还有不少人。

    “阿弥陀佛,施主别来无恙。”圆慧打着佛偈笑眯眯道。

    “大师,此次带着几个朋友前来搅扰,实在过意不去,这是一点香油钱和贡品,还请大师不要推辞。”

    李想容跟林默行了一礼,将香油钱递了过去之后,又将盒子里的烤鸭端了出来。

    身后三人也赶紧跟着虔诚的行礼。

    至于墨衡,看着那香喷喷的烤鸭被圆慧身边的虚竹端走,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哼了哼。

    原来是鸭子和一些糕点,等去了容风,他迟早能吃到。

    想完这些,心中这才平衡了不少,于是大大咧咧的打量了圆慧几眼之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周于礼身上。

    这是上次在皇宫之中见到的那个男人,此时正柔和的看着李想容。

    有趣!

    有趣!

    莫非他也对李想容有意思,不然的话,之前为什么放走他。

    察觉到墨衡的目光,周于礼抬眼看去,眸光顿时一凝,显然也认出了他。

    “哈哈,真是有缘啊。”墨衡率先打起了招呼。

    周于礼却微微皱眉,没有答话。

    圆慧疑惑的眼神看去,旋即一笑,“两位施主认识?”

    “谈不上认识,算是一面之缘吧,嘿嘿,这位公子,麻烦下次多多关照。”墨衡毫不客气道。

    周于礼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面色淡淡道:“上次是公子有贵人相助,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话不重,但在场的人都闻到了火药味。

    白惊寒跟佟毓面面相觑,有种这个墨公子怎么跟谁都有仇似的?

    “哎,这位公子好生不近人情,那下次墨某只好自己辛苦一点了。”

    两人打着哑谜,圆慧不由摇了摇头。

    眼看墨衡气度不凡,便知他身份也不凡。

    浑浊的双眼眯了眯,笑道:“相见便是有缘,不知几位是否有空,由老衲泡壶荷叶茶来招待各位可好?”

    “如此甚好。”

    林默赶紧点头,双手合十道。

    “那老衲便先去安排,各位可先参观一下。”

    这其中还有几个生面孔,但都是不俗之人,圆慧没有再打扰,看了虚竹一眼便出去了。

    “师傅知道你们要来,准备了好多好吃的,你们有口福了。”

    好不容易,等几人拜完,虚竹忍不住舔着嘴唇道。

    特别是看向李想容的眼神,那叫一个激动,仿佛就是观世音菩萨下凡一般。

    那亮闪闪的眼神,李想容有些发懵,这孩子别不是想肉想疯了,所以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吧。

    她哪里知道,上次虚竹在吃过她给的肉食之后,成就盼望着她的到来。

    这不,见她看着自己,虚竹神秘兮兮的朝她招了招手。

    “怎么了?”李想容有些好笑,但还是走了过去。

    墨衡倚在门框上,百无聊奈的看着这一群人,心中有些无语。

    “怎么感觉全下就没有这丫头不认识的人……”

    虚竹带着李想容一直走到墙角处,两只眼睛巴巴的看她,“你……有没有带什么东西给我?”

    “嗯?”李想容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哑然失笑。

    这孩子,果真是想着肉呢。

    不过看着他那紧张的表情,李想容突然起了玩心。

    “哎呀!我还真给你准备了,可惜出门的时候好像忘了。”

    “啊?”

    虚竹一下子懵了,满脑子都是她带了却又忘聊两句话。

    “你……你怎么能忘呢,这么重要的事情。”

    两只短腿直在原地打转,虚竹挠着没头发的光头满是郁闷。“你也太不心了吧。”

    “哈哈,骗你的。”李想容忍不住笑了起来。

    虚竹更郁闷了,“佛主面前不打妄语,你这人怎么这样。”

    “嗯,出家人不打妄语我还是知道,但是佛主面前嘛……我只算是开了个玩笑,不算打妄语,更何况我还告诉你实情了不是?要是瞒着你不,那就叫妄语,但是我了,就不算。”

    一番言论,虚竹听的一愣一愣的。

    不知道为啥,他觉得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好啦,待会等人少的时候我就把东西给你,这会人多眼杂。”

    调戏完家伙,李想容这才收起心思。

    殊不知这一幕被周于礼在场几个男人看在眼里,都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真实。

    那一颦一笑,毫不做作,特别是眼底狐狸般的狡黠,灵动的不可思议。

    “好了,咱们走吧,别让大师等久了。”

    原本打算牵着家伙走,谁料他严肃的看了一眼,“男女授受不亲,要是师傅看见我被一个女人牵着,肯定我六根不净了。”

    李想容无语。

    师傅,你要是六根清净的话,你还特地把我拉到一角找我要肉吃?

    “我是怕你摔着。”

    “阿弥陀佛,师傅了,我近段时间武学大有长进,已经是个高手了。”家伙一本正经道。

    “哇,那你很棒棒哦。”李想容调侃了一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茶香飘十里相邻的书:我男友是病娇当我们相遇以后雾欢逆天狂妃之邪王轻追神豪之娱乐天下爹地你老婆又拉仇恨了许你江山如娇傲娇男神住我家:合租99天原来你早就喜欢我致全世界最甜的你商女未嫁清韵无痕
江西11选5